当前位置:  首页星闻绯闻详情

主演访谈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 “三无”导演娄烨揭秘

发布来源:网络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4-06 01:38:30

张颂文饰演的唐奕杰 导演娄烨

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是继2003年的《紫蝴蝶》、2012年的《浮城谜事》和2014年的《推拿》之后,国内院线上映的第四部娄烨的作品。2018年,该片入围金马奖最佳导演、最佳摄影等四项大奖。2019年1月22日,该片又入围第69届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。记者采访了电影中的关键人物——饰演唐奕杰的张颂文,为你揭晓电影的拍摄秘密。在他眼里,娄烨现场可以没剧本、可以不喊停、可以不讲戏,就是这样的“三无”导演,给了演员尽情自由发挥的空间。

A不介绍

带着神秘和未知去体验生活

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以建委主任唐奕杰(张颂文饰)的坠楼案展开剧情,井柏然饰演的警察杨家栋负责调查案件,从而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,唐奕杰在大学里如何认识林慧(宋佳饰演),展开恋爱关系并结婚;如何与商人姜紫成(秦昊饰演)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;又如何从一个小职员做到政府官员的位置。

拍摄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之前,张颂文与娄烨导演在《春风沉醉的夜晚》、《花》中有过合作,之后又合作了《兰心大剧院》,也算是娄烨作品里的熟脸。接到唐奕杰这个角色时,娄烨只告诉张颂文这个角色是个建委主任,40来岁,“再问详细的东西他就不说了,他希望你带着一切的神秘和未知来触碰这个角色”。

当时距离开机还有一个月时间,张颂文找了一家城建委的单位去上班,每天跟同事一起在饭堂吃饭,一起去拆迁现场,一起去管路边小摊贩,在接触了这类人以后再到拍摄现场,让张颂文对角色更有了底气,“一张嘴很多行话就来了”。

有一场戏,秦昊饰演的地产开发商姜紫成打了唐奕杰,唐奕杰从地上爬起来对秘书说:“从现在开始取消他们房地产销售许可证,别玩了。”拍完这场戏,饰演秘书的演员就问:“什么叫房地产销售许可证?”张颂文就慢慢给他解释。

这个专业术语就是他在体验生活的时候学到的,娄烨剧本中是没有的,“他不喜欢把台词写得很实,就大概写个轮廓”。

B没剧本

演戏都是即兴,可以随便演

正因为此,在娄烨的剧组里,演员是可以丢掉剧本的。

已经合作了四次的张颂文说:“我们现场从不拿剧本,演戏都是即兴。”

比如说,这场戏剧本里有三行字,你要去别的剧组演可能就演三四十秒或一分钟。在娄烨的剧组里,你有本事演一个小时他都不喊停,直到你自己演不下去了,“演他的戏会很嗨,演员的职业感和荣誉感会油然而生”。

因为娄烨为演员提供了完美的幻境,“娄烨的现场让你终身难忘。他的厉害就在于,现场不管在哪个角落都有人,你可以随意演,演一个小时都行”。

张颂文觉得即使没有剧本,演员莫名其妙就会演了,会说这个人该说的话,“每个人都在去掉表演,不要技巧,说话结巴就结巴,走路摔了一跤就摔一跤,突然间断片没台词也允许你断,总会有一两秒尬住,但最真实的也就是这一两秒,娄烨允许你这样”。

C不停机

把电影当成“真人秀”拍

张颂文说他的印象中最少有30场戏娄烨都不喊停,让演员随便演。

他印象很深的一场戏,是影片开场不久,张颂文带着官员来到一栋待拆迁的6层废墟楼,要进到楼里挨家挨户问老百姓的诉求。娄烨导演在对讲机里说:“OK,直接上吧。”张颂文有些疑惑地说,哪户有演员安排一下再拍吧。对讲机那头冷冷地回复:“你甭管,随便你推开哪户,想怎么演随便进去就演吧。”

张颂文当时心想,你吹牛吧。

不过他太想挑战这个了,就开始往楼上走,摄影机一直跟他到三楼,他随便挑了一户敲门,门一打开,张颂文惊呆了,里面有20多个广州市民边说广东话边打麻将,看到张颂文进来,一名阿姨走过来用广东话说:“喂,有没有搞错啊,唐主任,你们拆房子为什么还要断水断电……”

原来这些群演早就把演员的所有信息都背熟了,张颂文反应也快,立马进入即兴表演状态,“王姨,不要着急,我来就是解决问题的嘛,现在是什么情况啊……”

和群众演员演完之后,张颂文觉得娄烨太牛了,不过转念一想,刚才摄影机没拍到啊,因为跟着他的那台摄影机进不到那道门,都被演员挡死了,那不就白演了吗?正当张颂文准备关门的那一刻,他发现屋里一个柜子底下很小的角落里,早就有一名摄影师在里面偷拍,而且有好几台机器,只是演员不知道而已。

D不讲戏

演12小时见不到导演一面

虽然娄烨现场安排得很好,但他有个工作习惯,拍摄现场从来不跟演员讲戏,也不会让演员去回看监视器。

张颂文说娄烨只会通过对讲机告诉演员:“很好,非常好。你还可以再来一遍吗?”

很多时候,演员在片场拍了12个小时,都见不到导演一面,他躲在小房间里也不出来。张颂文有时候为了见他一面,在对讲机里说:“有场戏我百思不得其解,得见面聊一聊。”娄烨马上出声了:“颂文,你说。”张颂文说,没事。然后娄烨直接用对讲机跟张颂文说了句“拜拜”。

这是娄烨长久以来的习惯,拒绝跟演员有太多沟通。张颂文了解导演的意图,“他知道演员很脆弱,演员会透过跟导演聊天的一丁点信息量,就能判断到今天可能没有演好,娄烨屏蔽掉了所有细节,让你觉得你就是对的,就是最好的”。

E不联系

每次见面像演哑剧一样

虽然合作过多次,但生活中张颂文与娄烨基本不联系,保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。

有意思的是,张颂文和其他合作过的导演都有密切来往,“只有娄烨是个大奇葩”。

张颂文没有娄烨的电话,“这个事实很残酷”。有事情都是娄烨的太太马英力或者助理联系他,他依稀记得娄烨好像也给过他私人电话,但觉得找不到理由打给他。

“给他打电话很尬,他接了之后不说话,如果你不说,他也不说,他对每个人都很有礼貌,能扛半个小时绝不会挂。”所以,张颂文觉得也没必要打给他,偶尔会去他工作室给他太太和孩子送点自己在郊外种的菜。

张颂文回忆每次去工作室与娄烨的见面过程,“我俩就像演哑剧一样坐在那里,半个小时以后,谁都没有勇气说话。最可气的是有一次我坐了将近40分钟,一句完整话都没怎么说,就简单聊两句。走了以后他太太说,娄烨刚才说,他跟你是最聊得来的。我在想他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?难道是用意念在交流吗?”据《新京报》

相关资讯

相关推荐